低迷的景气、股市的狂跌,让很多中小企业在银行紧缩银根后, 皆很难再贷 到融资不堪长期亏损的经营, 很多公司都中箭下马。 美美的三姊夫便是一例,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建筑公司, 虽没有盖过什么名 厦豪宅但在中南部一些小型的透天小厝都出自于他之手。 在风光时,连美美她 三姊都开着宾士300, 但好景不常现在宾士300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今天 来我家还是骑着兜风50来的。 说起美美她这位三姊,在她们家四姊妹中算是最标致的, 那双匀称的腿撑起 了她165公分高的身裁 小巧的瓜子脸配着一双大眼睛活灵活现的像是会说 话, 所以专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还做不满两年的光景, 便被她离婚的老板给娶 走两人还差了14岁。 今天看她们姊妹似乎有话要说,我只好带着六岁女儿去书房, 陪她玩大富翁喽。 她们谈了快两个多小时,她三姊才来书房跟我告别离去, 等美美把小女儿哄 睡后美美才告诉我三姊今晚来的用意。 其实在一年多前,三姊夫的事业便亮起 了红灯, 那时我们便已陆续借给她三姊将近八十馀万当然她三姊也向娘家与其 他姊姊告贷了不少, 今天来便是因为与大姊的借贷出了问题希望我们能再协助 她。 「大姊已经快撕破脸了,秀秀才来找我帮忙。 」美美向我说着。 「你大姊借给秀秀多少呀要的这么急!」我点了根烟问着美美。 「秀秀也没跟我说到底多少,只知道大姊这次要秀秀一定得先还50万。 」 美美回应着我。 「那你答应借她了吗」我反问美美。 「还没有!我跟她说我跟你商量看看,明天才告诉她。 」美美看着我似乎在 等我的反应。 「你决定就好了,我们户头里还有多少呀」我吐了口烟。 「大概还有二十几万吧!」美美想了一下说着。 「那还是不够呀!」我看着美美。 「我想卖几张股票看够不够。 」美美有些歉疚的拉起我的手。 「股票不要卖啦,现在卖不就赔了我还想等一下行情。 」我思考着。 「我明天想想办法再打电话跟你说吧。 」我跟美美说。 「好!老公……谢谢你喔!」美美轻吻了我一下。 躺在床上,想着秀秀为了钱要放下身段的向人低头, 以前的风采似乎都不见 了多了份哀怨落寞的神情, 她也才28岁而已就要背负一个这么沉重的担子 想着想着就为她感到心疼。 莫名心中忽然涌现了一个念头,让我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这样好嘛心中 开始挣扎着……如果可以真的就太好了……那要怎么做比较理想呢一连串的 问题在脑中浮现……而每一个问题的解答也在思考中清晰了起来…… 好!就这么做……心中完整呈现一份『不伦计划』。 【二】 美美是个好老婆,她是属于可爱那一型的, 顾家、体贴也绝对忠实,尤其 有一个善于理财的头脑, 家中总是无需我来担忧。 虽然她看紧了我的荷包,我每 月的薪资都必须完整交给她, 但因为我总能接些小案子每月就会有一些额外的 收入, 这就是她无法掌握的部份了虽然她偶有怀疑, 但还是让我迂回过关。 为了这次的计划,我一早先打电话给台新银行的沉经理, 他是我前年帮台新 规划年度广告认识的后来常一起打牌聚会而结成莫逆。 我向他询问个人信用贷 款的事,想说先贷个五十万来应急, 他问了我原由得知我要借给妻子家人后反 而自己主动要借给我, 利息当然是超低的喔。 没过中午,五十万已送到公司来给我了, 但为了弥补这50万的帐务我决 定把南部的那游乐场的广告企划案吃掉, 不交回公司处理看来整个计划已完成 三分之一了。 午饭后,我连络美美要她叫秀秀来办公室找我, 因为我帮她找了台新银行的 沉经理看能不能为她办个贷款, 这样她便不用四处跟别人告贷面子上比较好 看, 美美高兴之馀便立即连系秀秀没多久秀秀便已来到我办公室了。 一袭轻便的牛仔裤搭上纯白的高领衫,秀秀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一点都 不像是个结过婚的少妇。 也许是她婚后五年都未曾生子的关系,连个小腹都看不 见, 紧绷的牛仔裤把她优美的臀部曲缐衬托得令人血脉贲张;一头微卷的长发 自然的披在肩上, 脸上洁净的只涂上淡淡口红搭配那双迷人的大眼睛。 从她进公司开始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虽然她气色不是很好, 但还是难掩她 出色的外形若是真要挑她的毛病, 大概就是有一点狐臭了虽然她曾经去动过 腋下的手术, 但还是能略为嗅到一点点由她腋下散发出来的气味。 「我听美美说,你找了银行帮我……这贷款好办嘛因为……因为我……」 秀秀一进我办公室便开口问着。 「因为你帮姊夫的关系,你银行债信已破产了, 所以你觉得应该贷不到。 」 我直言的说出她的痛处。 「嗯~~是呀!你都知道了,那银行怎么会肯呢」她难堪的低下了头。 我有点不舍的把手搭上她的肩,引她坐了下来, 「我今天不是要你来跟银行 贷款的。 」我也坐了下来。 「那你要我来是……」秀秀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我。 「秀秀,你现在的情形大家都清楚,姊夫积欠的债务不小, 虽然他现在为了 家庭去别人的公司上班但每个月的那些薪水根本不够你们支应。 你想你们每个 月要摊提的债务就多少了, 再加上生活开支你们是不会有盈馀再去支应亲人之 间的债务吧, 所以大姊也紧张的跟你直要钱。 」 我点了一根烟︰「每个人都有家庭,每个家庭也都有各自的问题, 美美她纵 使想帮你套牢的股票让她最近也速手无策, 昨晚她算了算顶多也只能再帮你二 十几万 这也解决不了你跟大姊之间的问题所以……」 助理端进来两杯咖啡后离去。 「我知道……我很抱歉……」秀秀低头饮泣了起来。 「所以我想在不影响各自家庭之下帮你, 那这就需要你的配合了。 」我拿了 面纸递给秀秀。 「怎么帮呢你需要我配合什么」秀秀略带哽咽的问我。 我走回办公桌,拿出我事先就打好的一封信笺递给她︰「这里我写了如何帮 你的方法, 你看一看因为这样你不但能解决与大姊之间的问题, 也无需再面对 我们借你的债务偿还问题如此你能先喘口气再来面对其馀的债务, 或许就能想 出办法尽早解套了。 」 她接过我手上的信笺,便仔细看了起来……她的脸色变了几次, 看完后她抬 起头用她那双大眼睛看着我眼框中还泛着泪水, 那眼神很难解读她清了清喉 咙,「咳……嗯……咳……我能不能回去想想……」她幽幽的说着。 「好呀!秀秀你回去考虑,也许你心里不认同我的作法, 但我是认为这样能 让你渡过难关既不欠债又不欠人情, 而且我不会给你任何压力当然这也不会 让其它第三者知道, 就你跟我双方单纯的交集毕竟我也不愿冒着让美美知道的 风险呀, 所以你大可放心只要你愿意,一切后续的过程, 可以由你主导。 」我 专注的看着她的反应。 「我先回去了,我想好就会告诉你……」秀秀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我送你。 」我再次搭上她后肩,她闪躲过去…… 来到电梯前, 我为她按了开关在等候的过程中,她一直不发一语, 直到电 梯来她才跟我点了点头迅速离去。 秀秀骑着车一路直奔回家,进了家门后, 再也忍不住的号啕大哭起来一年 多来的委曲这当头全发泄了出来。 为了偿还老公积欠的债务,她耗尽所有她周遭 的人际关系四处告贷, 以前一些知心的手帕交如今也躲她躲得远远的。 朋友间 的蜚短流长已经让她快崩溃,没想到如今连亲人都不愿给她一条路走, 逼她还钱 如陌生人般无情。 决堤般的泪水,肆无忌惮的在她脸庞画下一道道痕迹。 她累了,真的累了……为了这个家,老公降格以求的去做房屋销售, 帮别人 卖房子每天都得要在接待中心待到九点, 看他每天拖着疲累的身影回来她知 道他也尽力了。 命中若注定如此,我能怨谁呢从皮包里拿出那张妹夫的信笺, 重新摊开来看︰ 『秀秀︰ 相信你一定是找不出办法才来找我们 因为你深知我与美美是最帮 你忙的。 你也因为这样好一阵子没有跟我们联系,是因为我们的沉默让 你更加难堪, 对吗 我很愿意再帮你但很怕你从此离我们的距离更远, 所以钱我不借 你你用你自己来跟我换取。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要什么你应该想像 得到。 不要认为我在乘人之危,当前……有付出的所得……对你应该比较 适合。 记得劳勃瑞福的「金钱交易」吗感觉不是那么罪不可赦吧!』 秀秀走进了浴室看着镜中的自己, 姣好的容貌依旧她脱下了高领衫,如凝 脂般的肌肤雪白滑顺, 胸怀紧绷的双乳好似要跳出胸罩一般。 解开胸前的扣子, 两颗坚挺的双峰自弹开的罩杯跃出, 双手轻抚自己的乳房触手柔软弹性依旧, 乳晕虽然较大, 但色泽鲜活小巧的乳头簇立在山巅,就像个娇嫩的樱桃令人垂 涎。 秀秀自己不禁也红了双颊,她脱下了牛仔裤, 揽镜自照完美的腰身玲珑的 曲缐,把浑圆的臀部拱托得更加迷人。 好久不曾好好地审视自己了,连老公也算 吧, 记不得他们已经多久没行房了。 秀秀把手伸进内裤里,轻轻的抚摸着,一股异样的感觉刺激着自己, 轻抚的 手指愈来愈滑顺慾念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手指不由自主的滑入缝隙里温暖黏 稠的感觉包袱在指间, 秀秀有了轻微的呢喃…… 一道道水痕自手背滑下 窒息般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一阵孱弱的声音自喉头 发出, 抖动的臀部慢慢静止了下来秀秀伸出手透明的液体沾满整个手掌, 看着 镜中双颊潮红的自己秀秀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