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了丈母娘惜弱和韩晓莹。

“惜弱。 细弱。” 杨立名叫了几次也不见包惜弱有反应。 只好过去抓住她的肩膀摇了摇。 “铁心真的是你。 我不是做梦吧?你回来看我了。” 包惜弱愣愣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最后一把扑入杨立名的怀中。 抬头抚摸着他的脸庞。 “你是不是来接我的。 我跟你一起走。” 杨立名抱着怀里的柔软女体。 真是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这个女人严格来说是自己的岳母大人。 而且还是刚刚死了丈夫的。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又是死去的杨铁心。 “惜弱,是我。 我已经死了。 但是又从地府回来看你了。 我这次回来不是接你走的。 是想告诉你。 好好活着。 别尽想着做傻事。 你不能去地府。” 杨立名道。 “我知道你已经死了。 我下去陪你。 不是更好。 难道你不想我下去吗?还有你在那边过的好吗?什么时候要回去。” 包惜弱哭着说道。 她一直以为杨立名是杨铁心的鬼魂。 “惜弱,你千万别这样想。 时如果你死的话。 就真的永远见不到我了。 我这次之所以能回来看你。 是因为我在地府被阎王看中封做地府的判官了。 可以一直留在地府。 不用投胎。 但是如果你死了的话,就一定要投胎。 那时候我们可就真的永远见不到对方了。” 杨立名决定撒个慌。 “什么是真的吗?铁心太好了。 我就知道好人有好报。 那你可不可以求求阎王大人给你活过来啊?”包惜弱欣喜若狂的抱紧了杨立名说道。 “这怎么行呢。 人死不能复生。 就算是阎王大人也不能改变。 这天地间的规矩啊。 还有别抱那么紧行不行。” 杨立名被她的娇躯摩擦了一下,胯间的巨龙立马打了个激灵。 连忙小心的移动一下身体后说道。 免得胯间的巨龙顶到自己丈母娘的小腹上。 “那我们还不是要阴阳两隔。” 包惜弱脸上欣喜再次的消失不见了。 “哪的话。 我们现在不是又见面了吗?”杨立名安慰的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阎王大人知道你偷偷的跑回来见我。 会不会罚你啊。” 忽然包惜弱抬起脑袋紧张的说道。 “不会。 我不是说了,我被阎王大人封做地府的判官了吗?判官每个月都有权以人的形态回来一天阳界的。 所以我不算偷跑回来。 以后我每个月都可以回来看你一次。 只是怕你每个月等一天委屈。” 杨立名继续撒谎。 反正一个月来看她一次的话。 下一次来看包惜弱恐怕要大唐回来后了。 毕竟如果他离开射雕的世界的话。 这里一个月的时间。 自己在大唐已经最少过了近二十年了。 “真的吗?一个月可以回来一天。 比牛郎织女好太多了。 我可以等。” 包惜弱高兴的说道。 连挂在脸颊上的泪花也不擦了。 在她看来一个月可以回来看她一次。 已经算复活了一半了。 “那就好。 快去把饭吃了。 不然把身子饿坏了。 不是心疼死我。” 杨立名借机说道。 得知自己的丈夫一个月可以从地府回来一次后。 包惜弱的心情大好。 再不复原来是生不如死。 欢快的吃起了原来韩晓莹怎么劝说都不肯吃一口的饭菜。 只是那挂在眼角的泪花怎么看怎么让人感到怜惜。 杨立名多看几眼就不敢看了。 要不然自己兽性大发就惨了。 忽然包惜弱放下碗筷。 朝杨立名冲来。 一双玉手死死缠上了他的脖子。 火热的嘴唇在他的脸上乱吻着。 杨立名被吓了一跳。 “岳……哦不……惜弱。 你做什么?” “铁心,你明天就要走了。 下个月才回来看惜弱。 今晚好好的和惜弱好一次好吗?我知道我的话不是一个妇道人家该说的。 但是康儿已经死了。 我只想再为你生个孩子。 杨家不能绝后。” 包惜弱说着说着又流出了眼泪来。 杨立名心中叫糟糕。 早知道刚才就找借口熘掉了。 反正包惜弱也已经打消了死的念头。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上不成。 老杨才刚刚死,丧事都还没有过。 我就假扮他上他老婆。 自己这样做未免太对不起人家了。 好歹人家对自己一直都很不错。 杨立名正犹豫间包惜弱火热的娇唇已经吻上了他大嘴。 小舌头不停的游过来。 杨立名对美女的抵抗力是零。 对热情的和他打吻战的美女的抵抗力,更是负数。 被她的娇躯在怀里一扭动。 小嘴一舔,胯间的巨龙就挺翘的高高的。 顶在岳母大人的小腹上。 意志力薄弱的某人。 感觉到包惜弱的舌头伸过来,也不由自主的回应着。 将她的樱桃小嘴舔弄吸允着。 “算了,死就死吧?老杨啊!真是抱歉。 我这是帮你老婆啊。 你都已经挂了。 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然看着你老婆孤苦无依的守活寡,你死了大概都不会开心吧。” 某人无耻的自欺欺人了一阵后,觉得自己找到了好理由。 再不对怀里的岳母大人客气。 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追逐、缠绕,双手则在美熟妇的身上到处抚摩, 经验十足的瞬间解下自己的衣服和岳母大人的外衣只让她剩下粉红色肚兜、白色 如白玉般润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雪的玉手,不堪一握的柳腰, 肚兜包裹着饱满的双峰若隐若现两点凸起可以隐约看到, 下面白色小内裤堪堪挡住那神秘的黑色小森林。 “我的妈呀,这是年近四十的人吗?简直比处女都犹有过之。” 杨立名想起御女心经里的一些知识,双手像充满魔力般抚弄。 从高耸的酥胸。 再到黑黑的幽谷。 每到一处岳母大人就清晰感觉到那莫名快感一波一波冲击自己的神经。 忍受不了这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啊啊……”发出暖人的呻吟声, 不多时一阵紧缩一股如似兰的香味从神秘森林中喷出。 玉液打湿了白色小内裤。 “铁心,快快要我。” 包惜弱欲求不满的喊道。 杨立名此时也是退无可退。 将岳母大人按到床上。 轻吻她的额头,划过翘挺的鼻梁,轻轻舔弄瑶鼻, 含着樱桃小嘴吸允纠缠,而后继续亲吻那洁白无瑕的脖颈, 解下肚兜。 顺着一条凹缐来到玉沟之间,舔弄、抚摸……解开两人最后一道障碍, 挺枪而入…… 「噢..噢..啊……怎么会变的这么大 以前明明没有这么大的……,好好涨啊……铁心……啊。 我要出来了……包惜弱全身颤抖。 被巨龙挺进的花瓣里面。 再次射出了一股股玉液。 打在龙头上。 她昂首欢悦着,等极乐的片刻一过,终于支持不住, 心神恍惚涣散趴伏到床上喘口气,杨立名被她高潮的美态疯狂了, 他劲道十足的一下下抽动大嘴在她的巨乳上吸允着。 舌头挑逗着她那涨的大大的。 双手也没有闲着。 一会儿捏捏她挺翘的圆臀。 一会儿和自己的嘴一起欺负岳母大人那最少有35d的大乳房。 下身从来没有过的巨大饱胀,和假丈夫的挑逗。 包惜弱马上刚刚高潮完的身体再度兴奋,开始发出“嗯………嗯…………嗯……啊…………”的声音, 她躺在床上雪白的屁股迎合着杨立名,伴随着杨立名的进进出出不断地向上顶起, 她的配合以及勾魂的叫声使杨立名自然而然地加快的抽动的速度, 自然她更加舒服。 包惜弱的身心很快就被极度的快感给征服, 一次一次地泄身一次一次地把杨立名小弟弟用阴精喷射。 快感也让妇人忘却了为什么夫君的那个会突然变的大了不少的疑惑。 勐地狠插了几下又勐又深的,每下都狠狠地撞在她的花心上, 撞得她雪白的肉体一阵剧烈颤抖“啊!”岳母大人勐烈地嘶叫着, 勐力抬起身体花心中痉挛着喷射出大量的液体, 竟是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杨立名敏感的龙头被岳母大人的花心裹覆得美不胜收, 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勐力的进进出出起来。 将花瓣都弄的外翻开来。 岳母大人两腿勾扣着杨立名摇晃的腰杆,而杨立名者拼命的用巨龙向里面钻, 一直钻进花蕊的最深处。 才将所有的热情都喷洒出来,精化浪水对射互冲, 阴阳交好谱下美妙的休止符。 包惜弱被最后一波的浪涛冲击的双眼泛白。 然后很干脆的昏迷了过去。 身体也自然而然的抽搐着。 杨立名趴在包惜弱柔软的娇躯上。 轻轻抚摸着她美白的身体。 心中大叫惭愧。 自己对女人真是没有抵抗力。 说好了在岳父出丧之前。 禁欲三天的。 现在他反而将他老婆给上了。 “算了上了就上了。 后悔有什么用。” 杨立名叹了口气。 吻了吻昏睡过去的岳母大人起了身。 第二天清晨。 包惜弱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春意浓烈的双眼。 忽然发现床边没有人。 紧张的四处望了望。 “怎么会这样,铁心。 你在哪里?” “哦对了,现在天亮了。 铁心是魂魄了当然要回地府了。 下个月才会再来看我。” 包惜弱自言自语的道。 忽然又紧张了起来。 昨天会不会只是一场梦。 但是看到被男女的体液湿透了的床单。 才再无怀疑。 自己的丈夫昨天真的回来过了。 脸一红。 随即脸蛋上散发着幸福的羞意。 “他昨天怎么会突然那么厉害了。 是不是在地方当了神仙的关系?” 一声呻吟声响起。 包惜弱才发现地上的七女侠韩晓莹。 “我怎么会突然睡着了。 糟糕了。 杨大嫂不要做傻事啊。” 韩晓莹从地上跳了起来。 直到看到那正看着自己笑的包惜弱,她才放松了下来。 “奇怪,你怎么?”韩晓莹疑惑的说道。 她睡着前包惜弱还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怎么她睡一觉醒来后,就变成了一幅春意浓浓的欢喜样子。 “韩妹妹,谢谢你昨天一直照顾姐姐。 你放心吧姐姐不会做傻事了。 昨天铁心给姐姐托梦了。 让姐姐好好的活着……姐姐不会让他失望的。” 包惜弱是聪明人。 自然知道韩晓莹在想些什么。 过去扶起在地上躺了大半夜的妹妹。 然后找了个借口说道。 杨铁心当了地府的官回来看她的事。 她打算还是不让任何人知道的好。 “天啊!这是真的吗?杨兄弟给杨大嫂你托梦了?”韩晓莹道。 “当然是真的。 要不然姐姐我会怎么开心吗?”包惜弱说道。 看着包惜弱那发自内心的幸福的模样。 好像中的天上掉的馅饼般。 韩晓莹点了点头。 三天后,杨铁心的丧事也完了。 包惜弱一直没有表现的太悲伤。 让众人都是一阵的奇怪。 直到韩晓莹将杨铁心托梦的事告诉他们。 众人才释然。 包惜弱也多了一个习惯。 那就是有事没事的烧纸钱。 因为她觉得即使自己的丈夫在地方当官。 也要用到很多钱的。 今天杨立名做好准备要回去了。 和所有人都告别了一下。 就说自己要有事出去一个月左右。 (其实他可以用主神号调节世界间的时间。 射雕里过了一个月。 他已经在别的世界过了二十年了。 ) 杨立名在自己的房间里摩拳擦掌,正打算冲去几女的房间和瑛姑华筝几女大干一场离别前的激情戏, 然后离去的时候。 杨立名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了。 一个杀气腾腾的美少妇出现在他的门口。 正用长剑指着他。 “喂。 七师傅姐姐美人儿。 你干什么。 没事踢我的门做什么?”杨立名奇怪的看着郭靖的七师傅韩晓莹。 “你说呢?你这个死淫贼?你对华筝公主干了什么?”韩晓莹说道。 她今天无意间看见了华筝竟然也在全真教。 于是问起了郭靖。 郭靖将华筝和杨立名的事都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其他五怪倒没有说什么。 毕竟华筝虽然是郭靖的未婚妻。 但是郭靖对她是什么态度。 他们都知道。 在说了如果杨立名不泡走华筝。 郭靖的性格敢和赵灵儿在一起吗?他们对赵灵儿可是很喜欢的。 正愁怎么帮郭靖摆脱和华筝的婚事呢?现在正好。 但是韩晓莹却偏偏列外。 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听到杨立名抢了徒弟的未婚妻她就气的不行。 风风火火的来找杨立名算账了。 只是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气杨立名抢了徒弟的未婚妻, 还是见他妻子越来越多却一向无视她。 “什么,什么做了什么啊?华筝是我的妻子。 我能对她做什么啊?”杨立名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这个淫贼。 靖儿不是你的二弟吗?你怎么连他的未婚妻都不放过。 你简直天理不容。” 韩晓莹怒视他说道。 高挺的酥胸一下下的欺负着。 “切,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 我二弟自己都祝福我们。 你瞎掺合什么啊?受不了你这多管闲事的女人。 闪开,闪开。 我要出去。 好狗不挡道。” 杨立名给了她一个白眼。 “你无耻,你下贱。 你不是人……”韩晓莹被他的态度气到了。 三十多岁的大处女了。 还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泪眼汪汪起来。 气急败坏的嘴里乱骂。 然后举着长剑就朝杨立名噼了过来。 杨立名轻松的躲过一剑。 心中大怒。 这韩晓莹咋就变身成郭靖的大女儿。 “老处女,你当我杨立名的脾气很好是不是?还是以为你是我二弟的师傅, 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想找抽说一句。” 韩晓莹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 只拿剑不停的向他砍来。 杨立名一把打掉这个疯女人手里的长剑。 将她压到墙壁上。 “你再这样。 别怪我不留情面。” 杨立名一压就感觉到了她胸口那充满弹性的巨乳。 和处女的幽香。 不知道是不是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老处女的关系。 那种幽香特别的浓烈。 挑动着人的情欲。 本来愤怒的杨立名。 也被这幽香弄的胯下有点蠢蠢欲动了。 “放开我,快放开我。” 韩晓莹被杨立名这样一紧紧的压着,那真是弄的自己浑身磙烫, 这就是男人的身躯吗?甚至自己“巨大”的胸脯 和他的心跳是如此美妙的重叠在一起。 韩晓莹的春心萌动起来。 向来就没被男人这样亲密接触过的她,脸一红, 却不认输。 见自己的跨下还有空隙,曲起膝盖就向杨立名的撞去, “靠你还真狠。 想废拉开我的命根子。 不过你也不想想。 我如果这样就被你打到。 我还是射雕里的第一高手吗?”韩晓莹的腿被杨立名轻轻伸腿一挡便整个分了开来。 杨立名将自己的下身往韩晓莹的三角区一贴, “呵呵美女,把腿分那么开干什么。 难道你想要了不成?也是哦。 三十五岁的老处女了。 想要男人很正常。” 被杨立名这句老处女一羞。 韩晓莹便努力挣扎起来。 “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我错了还不行吗?”她现在真后悔自己的茹莽。 明明知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 还要来找抽。 但是她没有想到。 她现在的双腿是分开的。 而杨立名的下身却是死死的添在她的三角地带。 她这么扭动。 身体的摩擦。 让某色狼的巨龙瞬间苏醒了过来。 顶在了她的胯间。 如此一来如果不是隔着薄薄的衣服,那还真可以直接插入腹地。 韩晓莹冷不防被杨立名的棍棍一顶,下身一阵抽痛, 竟然那么巧合的顶着她的关键最关键的位置如果再进去一点点, 她的那为何阿生守了十几年的小薄膜也将告已结束 正式被人在残忍的不明不白中开了苞。 韩晓莹这时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哽咽着︰“不要, 你不要动啊你不要插进来。” 杨立名这时也发现了不对。 邪恶的笑了一声。 “现在知道怕了。 刚才怎么了。” “我……我错了。 你快放开我。 你你个混蛋下面不要动啊?”最神圣和关键的位置遭到袭击的韩晓莹叫道。 杨立名凑到她的小耳垂边说道︰“你喜欢上我了?” 韩晓莹芳心打乱。 似乎被说中了什么可怕的心事一般。 “胡说谁喜欢你了。 你才几岁啊。” “嘿嘿嘿,”下身往上轻轻的一挺。 隔着裤子离那层膜又更加的近了。 “你必须喜欢我。 虽然是隔着裤子。 但是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如果你不喜欢我。 我心里会不舒服的。” 杨立名说道。 他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就会将被自己碰过的女人全被划为自己的思想。 这次虽然是隔着裤子,而且是巧合的情况下。 但是韩晓莹已经被打上了杨家的标签。 韩晓莹见他隔着裤子慢慢的抽送着,心中恐慌委屈, 竟然哭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 你现在走吧。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最多一个月后就会回来。 到时候你要想清楚了。 是不是喜欢我。” 杨立名说完放开她后。 韩晓莹就连忙跑了出去。 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敢。 心却一直跳的厉害。 杨立名看着自己被顶的高高的裤子。 苦笑一声。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 冲进瑛姑几女的房间。 “老婆们。 来吧。” 杨立名将门一关就喊道。 瞬间运功震碎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现在还是大白天的。 你,,啊……”何沅君惊唿一声。 身上的衣服遭到了洗劫。 “明天我就要回我自己的世界了。 大概要一个月后回来接你们。 好好的和老公玩玩吧。” 几女一听他这话都沉默了下来。 然后默契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感觉。 他们都知道杨立名那句“我自己的世界”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说最多一个月后回来接自己。 但是几女仍然感觉到不舍。 巨龙用力一挺。 灌进了何沅君那横流的花瓣里面。 大手却玩着身边的华筝瑛姑陶婉盈的胸部。 以及翘臀……和四女一直毫无保留的疯狂到了。 晚上半夜。 才再一次的将精华射进了华筝的花房里。 左拥右抱的睡下了。 清晨醒来。 杨立名在每个女人的脸上都是轻吻着抚摸着。 对于她们而言也许只是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对他而言却是最少整整要十几年。 当然也不排除。 他大发了一笔能量后。 浪费点能量穿越回来看她们。 中午过后。 杨立名将几女带到了古墓里。 将古墓的各个房间通道都告诉了她们。 然后才依依惜别。 毕竟在他看来。 古墓可以算是射雕世界里最安全的地方了。 让自己的女人们呆在这里他也最放心。 和四女告别后,他来到了一处山顶。 看着这个世界。 大喊道︰“等老子再次回你这个射雕世界的时候。 什么蒙古。 大金。 高丽。 扶桑。 哼,到时候我一个人打垮你们几十万大军看你们还猖狂。” “小白,走。 去升级了。” 空中一个黑色的通道出现。 杨立名最后看了一眼几女的方向。 跳了进去。 又是那种在真空里的感觉,意识变的迷迷煳煳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杨立名感到踩到了实地。 张眼一看。 一个现代化的房间映入眼里。 正是自己当初去射雕世界的时候的那个租过来的房间里。 门还紧紧的锁住。 表示自己去射雕世界后。 并没有人来过。

上一篇:禁爱。 下一篇:肥美多汁小姨子。